賀君

莫薇:云中鹤形婚的前妻(助攻)
莫想:眼镜男,云中鹤手下
莫得:私生子,眯眯眼怪物
会更一些鹤聪或者权瑜之类的
起名废

建了个鹤聪,聪鹤的群

群聊号码:853550431
交流起来方便,欢迎写手大大cp粉们,到时候想要在群里知道更文消息hiahiahia,群名字叫鹤聪鹤的LOFTER小群

失踪人口hhh

明年暑假会在晋江开鹤聪,聪鹤文
低声下气那个除了第一章全部改掉,开新的故事,含前世今生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我hhhh,高三没办法写文,但是可以列大纲啊hhh
如果有想要看见的剧情欢迎留言
   人物:濮阳缨,洪思聪,郑当
            栽湉,云中鹤,窦仕骁

八一八局长家的小妖精3

楼主(马马马马):
……话说……我是楼主吧???话说……我刚刚就是被小妖精叫过去了一会儿而已吧???剧情已经进行到这种程度了么???所以我现在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36L(莎姐驾到):
啧啧啧,没有意义,下一个问题
楼主(马马马马):
@  身为工作伙伴请有一点伙伴爱!
38L(水):
世界太小了吧,这样都能遇到同事??????
39L(喵喵喵?):
喵喵喵喵喵喵,话说后来呢?他俩在一起了么?么?
40L(公瑾吾爱):
肯定的吧,按微墨说的来看,局长没生气,在一起的几率贼大啊!
41L(江东仲谋):
突然好奇,局长和小妖精有没有论坛号,就跟浪b站的本人看见自己的车一样……
42L(都护铁衣):
楼上,请说出你的故事( ͡° ͜ʖ ͡°)✧
43L(望乡台):
顶楼上,楼上的楼上,请说出你的故事
44L(恢灰):
目测此贴要火
45L(喵喵喵喵):
已经火了,目测要爆更多,求知情人爆
46L(微墨):
我回来了!哈哈哈哈,今天看见小妖精给局长送秋波,可惜局长没搭理他,小妖精一生气就跑到局长面前强行亲局长。我发誓我绝对在局长脸上看见了宠溺!好男人都被猪🐷拱了,可惜了……
47L(马马马马):
刚刚……小妖精问我……他要是去买一套女仆装……能不能成功让局长……咳咳咳……那啥我就不说了,都明白都明白……
48L(愿之不得):
上啊,快啊!让他买!小皮鞭辣椒水那啥啥都买!最好让他自己送个局长!上啊!别怂!
49L(想入非非):
我这里有片源,问问小妖精要不要一起送给局长
50L(微墨):
我这里提供场地,还有教练,需要的话告诉我啊!保证让他满意!
51L(喵喵喵喵):
捆绑play燥起来,支持捆绑的顶我
52L(莎莎驾到):
道具play!镜子play!都来一遍!
53L(桃花一诺):
监禁play!反监禁play!红酒play!贼棒啊!
54L(马马马马):
…………这……我以为我进错帖子了……我……我跟你们说……小妖精浪论坛啊……收敛一点啊……
55L(微墨):
放肆!怎么可能收敛!本宫特批继续歪楼!
56L(想入非非):
摄影机已就位,灯光师已就位,收音师已就位,无数双发现基情的眼睛已就位!!!


刚经历完期中的我又要考试了……连续多个暴击…………期中考的很辣鸡!很多一起来考试的人都买了车票我没有!我可惨了,只能赶考完试直接走的动车!还是无座!站4个小时!惆怅……迷茫……昨晚熬夜修仙,就睡了两个小时……啊……下次再更

八一八局长家的小妖精2

31L(微墨):
    让我来还原剧情,当时特劲爆!!
32L(想入非非):
    来来来,前排出售花生瓜子矿泉水火腿肠啊,客官来点什么⊙∀⊙?
33L(微墨):
    楼上的,给我来包瓜子,让我磕着慢慢说。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

    那是一个在洪思聪看来风和日丽的上午,就在刚刚,他得知自己的青梅白纤楚,没错,就是那个大魔王白纤楚!去追一个人类了!哈哈哈哈哈哈!
    洪思聪第一次给白纤楚鼓励,他拍了拍白纤楚的肩膀,“你一定要追上那小子啊!我相信你,对了,人类一般喜欢身材好的,你这……”说着,洪思聪从上到下看了一遍白纤楚,“你这身材不行啊哈哈哈哈哈哈,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平板哈哈哈。”
    大笑不止的洪思聪没注意一旁的白纤楚黑了一半的脸,然后……他就被打了……

    “你说说,你说说,就我长的这样,她怎么下得去手啊?”洪思聪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虽然被打了,但是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乐到要上天的心情,跑到莫得所在的酒吧找莫得。
    莫得看了一眼洪思聪的脸,摇了摇头,“你这妆,化的太浓了,跟我们店里的公关有的一拼。”
    听到这话的洪思聪也不恼,继续说:“我比你们公关帅一些,给我倒酒。”
    莫得算了算洪思聪喝了酒的数量不少了,没想到这只猫的酒量这么好,喝了这么多也不醉。
    “哐当”一声,洪思聪倒在了桌子上,口中还在说,“给我倒酒……倒酒。”我收回刚才的话……莫得一脸无奈。
    莫得见洪思聪已经醉的一塌糊涂,走到洪思聪身边伸手刚想要扶他,就被洪思聪抱上了,“放手……”
     “嗷,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QAQ”洪思聪撒起娇来连身为男妖的莫得都没办法。莫得开始后悔没听莫薇的话,让洪思聪尽情喝酒。
     抱了一会儿的洪思聪突然放开了莫得,“我要去找云中鹤!云中鹤!嗷嗷嗷……云中鹤……”
     洪思聪的声音极大,酒吧里离他们近的人都转过头来看发生了什么事。

     “……太丢人了……”莫得事后回想起来还是忍不住捂脸,得到的只是莫想的哈哈大笑。
    笑了一会儿的莫想喝了口水,问:“然后呢?你带洪思聪去了?”
    莫得从莫想嘴边抢下来水,也喝了一口,“不,我打电话让咱姐来了,我发誓我再也不跟洪思聪一起喝酒了,酒品太差。”

    其他妖喝多了现原形,要不然就是像人类一样发酒疯,但是洪思聪跟其他妖不同,他喝醉了之后喜欢求抱抱求亲亲求举高高,只要是跟他喝过酒的妖,无一例外都被抱了一遍,因为其他妖不让他亲。
    莫薇一脸嫌弃地让洪思聪抱一会儿就拎着洪思聪的领子把他拖上车系好安全带,然后回头跟莫得说:“丢人不?丢人就对了,你还好,我当时还在读大学,在全校师生面前让洪思聪喝醉了。”
    上了车之后的洪思聪一直不安分,喊着要去找云中鹤,被吵的不行的莫薇心一横,死就死吧,只是不是被这只猫妖烦死。
    “闭嘴,我带你去找云中鹤,别做什么过分的事啊!”

    云中鹤这时正在妖管局巡查,所以妖管局的妖都接到通知出来迎接云局长。
     当莫薇看见这个场面时心中暗道不好,刚想把洪思聪拽回去车里,就被洪思聪敏捷的动作躲过去了。这次是真完了,莫薇想。
     “老!鸟!”洪思聪凭着第六感觉认出云中鹤,然后往他身上扑去。
     云中鹤听见有只妖大喊,顿时皱起眉头,刚想说话就被洪思聪扑了上来,下意识地抱住对方。
     “纨绔……”子弟二字还没说出,云中鹤就被唇上柔软的触觉惊着了。
     “啵!”
     极响的一声让妖管局的群妖倒吸了一口气,天……天……天啊……洪队长这……这……这是强吻了云局……局……吗?妈呀……
    云中鹤的唇上满身洪思聪口中的酒精味。啧,这猫喝了多少,云中鹤对于自己被洪思聪强吻了之后的第一反应不是扇巴掌有些惊讶。
    …………寂静…………
    “嗷,老鸟,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妖管局的大厅里充满了洪思聪的大喊。云中鹤从愣神之中清醒之后,环顾四周,以平常的威严声说:“你们今天什么都没看见。”可这声音怎么听怎么尴尬。

34L(微墨):
是不是很劲爆,还有别的呢,等我明天下班回来再跟你们说哈哈哈

我两个周之后放,继续更

(低声下气5)

    云中鹤顶着莫贺身份已经有些时日,他已经完完全全感受到这只叫洪思聪的英短是多么不可理喻。
    “难道没人告诉你,你撒泼的时候…就像个女人么?”云中鹤强忍住想要扇人巴掌的冲动,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洪思聪两条腿搭在桌子上,仰躺在老板椅上,“身为秘书,要有做秘书的责任感,只是让你去买些粥,你磨叽什么。”洪思聪从花瓶中随手抽出一枝花,扔向云中鹤。
    云中鹤闭了下眼,深呼吸,让咬紧的牙关松开,“不……敢……。”不想再洪思聪面前多待,云中鹤转身出去给洪思聪买粥。
    转身离开的云中鹤没有看见洪思聪眼中的失落,更没有听见洪思聪的喃喃自语,“不是啊……呵……也是……怎么可能是他……”

    
    在七月的一天,莫得来的突然。
    “什么事?”洪思聪自顾自的磨着咖啡。自云中鹤离开这间办公室开始,这里越来越没有那只老鸟的影子了。洪思聪抬头看天花板,连头顶上都刷上了红色,洪思聪把云中鹤的所以东西都收了起来,规规矩矩地摆在自己家中,仿佛这样做了之后,家中就会有云中鹤的影子。自欺欺人,洪思聪自己都笑了,是啊,自欺欺人。
     莫得看着洪思聪笑得悲伤,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挺了好几秒才开口,“你知道前任局长曾有位妻子吧,那是我姐姐——莫薇,他们之间是形婚,但是我姐姐与他从小在一起玩,所以很了解他。”
     “条件?”洪思聪发觉自己最近的说话和做事方式与云中鹤越来越像了,他以前最喜欢与人绕弯子,直至把对方绕进去才罢休,而非如今的直截了当。
     莫得听到此处突然大笑起来了,他发觉了新任局长的短板,真是太好了,“我要莫家的继承权。”
     “口气不小,凭什么?”凭什么跟我谈条件,凭什么认为我要帮你,凭什么认为你一定能得到莫家?
     莫得也不说话,只是收起了从他记事起就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我厌烦了,莫得在心中说,我从来就不是什么柔软的温室花骨朵。
     到今天,洪思聪才正眼看待这个他不放在心上的私生子,“眯眯眼果然都是怪物。”洪思聪沉默了一会儿,发现除了这句话,他无法再说出其他。
     “那么,”莫得的脸上再次挂起了笑。
     “合作愉快。”

     洪思聪拿着莫得给他的地址,心里再次感叹,没想到一个私生子周身气势竟比莫想这个顺位继承人还足,看来这莫家落在谁手中还真不一定。
     洪思聪可以把莫贺调开一星期,他到现在仍旧怀疑莫贺就是云中鹤,一只妖的面容再怎么变,他之前的习惯很难改变。只要再给我些时日,不管莫贺是不是云中鹤,他要云中鹤以莫贺的身份留在自己身边。

      莫薇今天事事不顺。先是出门晚点,再是走在半路被浇绿植的水浇了一身,只草草换了身衣服,好不容易捱到聚会结束想回家好好洗个澡又发现自己没带钥匙。
     莫薇抬起脚就往门上踹,心中有一片草原,上面奔腾着一群活泼的动物。洪思聪在一旁看的开心,心想这莫薇不会打算砸门吧。
    “你大爷的!”莫薇把包往门上一扔,从楼道里面拆了根铁棍就往门上砸。
     “哎哎哎,”洪思聪看着莫薇还真打算砸门,连忙止住她的动作,“淑女点可以么,真不知道云中鹤怎么会喜欢上你。”
     洪思聪的后半句话,莫薇没听见,就只听见他说自己不淑女,这让莫薇很是火大,“那你给我开啊。”
     “开门管饭不?”为了蹲莫薇,洪思聪中午饭都没吃,现在已经饿的不行了。
      莫薇反了个白眼,生生破坏了她御姐的形象,“管!”
     “好嘞,”洪思聪弹出一根长指甲插到锁孔里捣鼓了几下,就听见轻微的一声“咔”,门开了,“管饭啊,说话算话。”
     莫薇捡起包,往里面走去,没好气地说:“吃什么?”真是……莫薇表示心很塞,这一天不顺,肯定有什么事要发生,也不知道自己让这只妖擅自进家是对是错。
   
     那天的事情,只有洪思聪与莫薇和天地知晓。

元亨利贞·元

     魔都的春来了。
     洪思聪很喜欢花,花越艳美他越喜欢,所以他的工作桌上有个专属花瓶供他插花。有时被老太太们问的烦了,洪思聪就凑到花前闻一下,用花香染过烦躁。
     这日,洪思聪正被对面的老太太问的不耐烦,忽的手表一震,光屏上显示捉拿的妖竟然是小白。
     愣神之际,洪思聪被老太太压过气势,不情愿地解答完老太太剩下的问题之后起身离开。没去管小白,洪思聪只是出去转转透口气,他觉得自己再这么下去绝对会在中介所内现出猫形。没想到在经过不远处的另一个中介所时,洪思聪看见了个熟人。
     云中鹤竟然在找房子,洪思聪想,领导在里面,怎么也得去打个招呼吧,要是下次自己再犯了什么错不至于因为不尊重领导而扇巴掌了。不过让洪思聪没想到的是,他刚走到人家中介门口就被拦下来了。
    “对不起先生,您不能进去。”莫想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伸手拦下洪思聪。
    洪思聪瞅了一眼莫想,“装什么不认识,你以为我想来啊,我是怕老鸟下次拿不尊重领导的事扇我啊,你知不知道被扇一次需要多少东西补回来啊,这都是钱啊,给我让开。”
    莫想仔细想了想,自家局长扇人时候的场景不禁打了个寒颤,巴掌声真响,“洪队长,我心疼你,但是我是真不能让开,云局正在里面谈事。”
    最近云中鹤在追查妖精伤人事件,正巧今天追查到这里。其实云中鹤和莫想来这里已有很多次,次次都被那只嗅觉灵敏的犬妖躲了出去。云中鹤和莫想来之前是抱着一试的态度,如果这次还截不到那只犬妖,就放弃这条线。
     洪思聪撇撇嘴,目光越过莫想往他身后看,“诶?”洪思聪一脸惊讶,“老鸟对面坐的怎么是二狗?”
     刚想劝洪思聪离开的莫想一惊,语气焦急,“你见过他?”按洪思聪的习惯,除非几乎天天见的妖精,否则他完全记不清,就像当初认得出莫想还是莫想连续两个月在洪思聪面前刷足存在感才换来的。
      洪思聪点头,“他身边常有只麻雀精,只是那只麻雀很奇怪,羽毛是全黑的,那真的是只麻雀,我保证。”深怕莫想不信,洪思聪急忙举起三指对天。
     莫想让洪思聪等一下就连忙向云中鹤走去,尽管刻意放慢步子,可皮鞋踩在瓷砖上的声音还是很急。
     洪思聪看见,莫想附在云中鹤耳边说了几句话,引得云中鹤锐利的眼神向他袭来,但又随即收回。
     洪思聪听见云中鹤轻轻地“嗯”了一声,下面说的话由于距离关系他听不清,但他看见云中鹤的嘴角轻微翘起。想必心情很好吧,像云中鹤这样的妖……
 
     那天,云中鹤在那只犬妖对面坐到晚霞落尽,洪思聪也在中介所对面的的小店坐到晚霞落尽。洪思聪想,大概就是那天,他确定自己喜欢上了云中鹤,否则像他这样没耐心的妖怎么会花一整天的时间注视云中鹤呢?
    
     “云中鹤,你说,是我先喜欢上你的,还是你先喜欢上我的?”
     大概是我吧,老鸟……

我回来了……
原本以为上学要停止脑洞,发现我错了
上学虽然碰不到手机但是脑洞停不住
我打算保持只要放假就更新,(我们两周一放)顺便填一下以前的坑

立个脑洞
郭甜甜和老逛街的n生n世
确定的
        郭甜甜           老逛街
民国:郑当           窦仕骁    偏斯德哥尔摩
古代:濮阳缨       栽湉
现代: 任川          董先生
         陈启中       罗飞
         王伟           苏明成
        鹤聪不一定会写

期待有小可爱补充角色( ͡° ͜ʖ ͡°)✧

【鹤聪】八一八局长家里的小妖精

脑洞来源 @一叶轻舟
*云局没结婚(不提我都忘了他结过婚这茬子事)
*云局还是云局
  
楼主(马马马马):
  我现在终于相信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云局长竟然通过了妖人可以结合的法律!!!!我觉得整个妖生都幻灭了!!
2L(许撩撩家的夫人)
  不仅仅是妖生,人生也很幻灭啊,世界上竟然有妖精啊喂,我是不是在做梦啊喂!
3L(鹤鹤鹤鹤鹤最帅)
  楼主说的爱情的力量什么意思啊?云局又恋人了吗??!!!!啊!我可是他的老婆粉啊!
楼主(马马马马):
   @3L,没错,楼主我本人也是妖管局的,天天看云局和家里那位恋爱的粉红泡泡都要瞎了。
5L(跑龙套1)
   等待楼主爆料
6L(跑龙套2)
   等待楼主爆料+1
7L(跑龙套10086)
   等待楼主爆料+10086
8L(有恋人的必须死)
   呵呵,怎么可能,云中鹤那么阴沉的妖竟然也有恋人,不相信!
9L(爱云局一万年)
   @7L你什么意思?信不信我们云局的粉丝人肉或者妖肉你啊?啊?
10L(洪思聪家的)
   @7L云局那是阴郁系的美男,满足了我梦中的王子的所有点,你要是再多说一句第二天早上你就会看见我🌚
楼主(马马马马)
    我回来了!今天开会,又一次看见云局实力宠妻 ,凡是我老婆说的都对,不服憋着,憋不住给你怼回去。
    每天我们这些下属都在好奇云局的那位是怎么收复云局的,现在看来可能是云局先追的那位。
12L(家里小白最美)
    @楼主 不不不,是那位先追的云局,修成正果了之后,云局实力宠妻。想想那位追云局时候的样子诶,就想笑,哈哈哈哈,我先笑为敬。
13L(八卦的眼睛)
    @12L  也是个知情人啊,快说快说,到底是什么情况。
14L(罪若花开)
    @12L 据说两个妖是职场恋情,中间云局还对那位囚禁play,是真的吗?
15L(懵逼的萌)
    woc,你们都在说什么?那位是谁啊?
16L(水经验)
    楼上+1,我一个水经验的都看不下去了,那位到底是谁?
17L(你水不过我)
    楼上的兄die,咱俩的事是不是该好好算算了,水经验明明是我的号,让你给我盗了???!!!!
18L(家里小白最美)
    据小道消息称,那位是喝醉了之后对云局霸王硬上弓,就跟我老婆对我那样(有些羞涩)。重点是,那位强吻云局的时候妖管局的高层人士都看见了。
19L(爱洪思聪一万年)
    ………楼上说的不会是……
20L(吃了一鲸)
    ………好像就是……
21L(一朵奇葩)
    ………我的天啊……
22L(?????)
    你们说的谁啊??
23L(蝙蝠侠)
    ………洪………
24L(KUKU)
   ………思………
25L(啷个啷)
   ………聪………!!!!
楼主(马马马马)
   woc,我才一会儿不在你们就把小妖精名字爆出来了???完了完了,只能期待小妖精不逛论坛了。
27L(小白)
   楼主别怕,我给你担着,洪思聪还没胆找我。
28L(家里小白最美)
   嗷,老婆大人 @27L 我好想你啊。
29L(小白)
   乖,我过两天就能回去了。
楼主(马马马马)
    秀恩爱可耻,我先爆料为敬。
    洪思聪他上班的时候总是抱着云局的照片喊老公,但是在云局面前傲娇的一批。


第一次写论坛体,嫌名字麻烦直接艾特了楼层,希望有评论,我实在有些想不出来爆料什么了?比心(ˊ˘ˋ*)♡

【鹤聪】医患关系

    “医生我病了。”
    看着对面生龙活虎的洪思聪,云中鹤“啪”地一声掰断了一支笔。
    “对不起,我这里不是精神科,麻烦出门右转。”云中鹤告诉自己要忍耐,不能打患者,
院内医患关系本就一触即发,倘若云中鹤这次动手,好不容易缓解的医患关系又会回归冰点,“请不要耽误其他病人的时间,谢谢。”
    洪思聪理了理头发,发现这个云医生对自己真的没有一点兴趣,不禁撇撇嘴,“云医生要是把周末借给我,我以后绝对不打扰云医生,怎么样?”洪思聪想,他一定要用这次周末的时间攻略下这个医生,毕竟合自己心意的情人不好找。
    “好,那么麻烦你出去,”云中鹤敲敲笔,对门口喊,“下一位。”
    洪思聪起身向外走去,打算去做个美容,然后去找白纤楚问问怎样攻略禁欲系男人。
    在白纤楚家一直待到晚上,洪思聪刻意忽略的白纤楚脸上的微妙,对攻略云中鹤信心满满。
    睡前的洪思聪突然意识到,他喵的不知道那个医生的住址啊,他明天去哪里找那个医生?
   被不知道医生住址这个问题困扰了一夜的洪思聪光荣地有了他最恨的——黑眼圈。
   就在洪思聪还在哀叹自己的黑眼圈时,他听见了敲门声。大概是小白吧,就是够哥们,知道我今天要去攻略男人,这么早就就来了。
   “小白嗷嗷嗷嗷嗷,嗷!!”洪思聪打开门就直往门外的人身上扑,边扑边摸,“诶,小白,你怎么变高了,腰还粗了,该减肥了……云…医…生…”
   “哈哈哈!云医生你好啊哈哈哈!”洪思聪成功地演绎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好,”云中鹤像是进了自己家一般,脱了鞋径直走向沙发,“你先洗漱,我先休息一下,”云中鹤倒了杯水,打开电视后发现洪思聪还愣在原地,“耳机在电脑旁边。”
    “嗯嗯嗯。”洪思聪愣愣地去洗漱,愣愣地找了耳机出来,又愣愣地坐在沙发的最边上,怎么云医生对自己家这么熟悉啊?
    “走,”云中鹤拍拍洪思聪的头,“知道你喜欢冰淇淋,游乐园那附近有一家店,听他们说还挺好吃的。”
   
    洪思聪从上了车就一直盯着云中鹤看,越看越觉得云中鹤真他娘的帅,“云医生,话说,你怎么知道我家这么详细的?”
   “几个月前我听说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以为是假的,”云中鹤没有回答洪思聪的问题,车内的音乐是缓缓的钢琴声,“但是从你天天往我这里窜看来,你是真的忘了。”
    洪思聪仔细想了想,几个月前他仿佛出过一次车祸,记忆中好像缺失了一块,只是当时他没有放在心上。
    “我以为你在对我闹小脾气,我想着忙完这几个月,就请一个长假好好陪你,”云中鹤打着方向盘,转了个弯,“洪思聪,你可能永远记不起我们的过去,记不起我们曾有的日夜。”
    洪思聪有些理解自己为什么一见到云中鹤就会有一种熟悉感,就会不由自主想要靠近他,就会心中泛起波澜。
    “云中鹤……”洪思聪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只是叫了个名字不知道该如何继续。
    云中鹤停了车,转头看洪思聪叫他,“洪思聪。”
    “嗯?”洪思聪不解地朝云中鹤靠近。
    云中鹤扣住洪思聪的头,倾身吻了过去,把洪思聪的不解与紧张湮没在唇齿之间。
一吻毕,洪思聪在座位上喘个不停。
    “我去给你买冰淇淋,”云中鹤看着脸红的洪思聪笑了一下,刚刚打开车门却被洪思聪扯了回去。
   
    “想要……更多。”

后续:
    云医生一看这么主动的爱人怎么可能还去游乐园🌝当然是床上见啊。